麥爾彥
(19:51-53)
你應當在這部經典裡提及穆薩,他確是純潔的,確是使者,確是先知。
我從那座山的右邊召喚他,我叫他到我這裡來密談。 我為了慈愛而把他哥哥先知哈倫給他做助手。 (53) 你應當在這部經典裡提及易司馬儀,他確是重然諾的,他是使者,又是先知。


眾先知
(21:48-49)
我確已賞賜穆薩和哈倫証據和光明,以及敬畏者的記念; 敬畏者在秘密中敬畏他們的主,他們是為復活時而恐懼的。


故事
(28:3-46)
我本著真理,為信道的民眾而對你敘述穆薩和法老的事蹟。 法老確已在國中傲慢,他把國民分成許多宗派,而欺負其中的一派人;屠殺他們的男孩,保全他們的女孩。他確是傷風敗俗的。 我要把恩典賞賜給大地上受欺負的人,我要以他們為表率,我要以他們為繼承者,我要使他們在大地上得勢,我要昭示法老、哈曼和他們倆的軍隊,對於這些被欺負者所提防的事。 我曾啟示穆薩的母親(說):「你應當哺乳他,當你怕他受害的時候,你把他投在河裡,你不要畏懼,不要憂愁,我必定要把他送還你,我必定要任命他為使者。」 法老的侍從曾拾取了他,以致他成為他們的敵人和憂患。法老、哈曼和他倆的軍隊,確是錯誤的。 法老的妻子說:「(這)是我和你的慰藉,你們不要殺他,也許他有利於我們,或者我們把他收為義子。」(他們聽從她的話),他們不知不覺。 穆薩的母親的心,變成空虛的。若不是我使她安下心來,以便她成為信道的人,她幾乎暴露真情了。 她對他的姐姐說:「你追著他去吧。」她就遠遠地窺測他,他們毫不知覺。 以前,我禁止他吃任何人的奶,他的姐姐就說:「我介紹你們一家人,替你們養育他,他們是忠於他的,好嗎?」 於是,我把他送還他的母親,以便她獲得慰藉,不再憂愁,而且知道真主的應許是真實的,但他們大半不知道。當他體格強壯,智力健全的時候,我賞賜他智慧和學識。我要這樣報酬善人。 乘城裡的人疏忽的時候,他走進城來,並在城裡發現了兩個人正在爭鬥,這個是屬於他的宗族,那個是屬於他的敵人,屬於同族的人要求他幫著對付他的敵人,穆薩就把那敵人一拳打死。他說:「這是由於惡魔的誘惑,惡魔確是迷人的明敵。」他說:「我的主啊!我確已自欺了,求你饒恕我吧。」真主就饒恕了他,他確是至赦的,確是至慈的。 他說:「我的主啊!我借你所賜我的恩典而求你保祐我,我絕不做犯罪者的助手。」 次日早晨,他在城裡戰戰兢兢的。昨日向他求救的那個人忽然又向他高聲求救。穆薩對他說:「你確是明顯的迷誤者。」 當他欲撲擊他倆的敵人的時候,求救的那個人說:「穆薩啊!你要像昨日殺人樣殺我嗎?你只想做這地方的暴虐者,卻不想做調解者。」有一個人,從城的極遠處忙來說:「穆薩啊!臣僕們的確正在商議要殺你,你快出走吧。我確是忠於你的。」 他就從城裡戰戰兢兢地逃出來了,他說:「我的主啊!求你使我脫離不義的民眾。」當他已趨向麥德彥的時候,他說:「我的主也許指示我正道。」 當他來到麥德彥的泉邊的時候,他看見有一群人在那裡飲羊,他發現除他們外還有兩個女子,攔著她們倆的羊群。他說:「你們倆為甚麼這樣呢?」她倆說:「我們要到牧人們使他們的羊離開泉水,才得飲我們的羊。我們的父親是一位龍鐘的老人。」 他就替她倆飲羊,然後退到樹蔭下,他說:「我的主啊!我確需求你所降給我的任何福利的。」 那兩個女子中的一個,羞澀地來對他說:「我的父親的確要請你去,要酬謝你替我們飲羊的功勞。」當他來到他面前,並且告訴他自己的實情的時候,他說:「你不要畏懼,你已脫離不義的民眾了。」那兩個女子中的一個說:「我的父親啊!請你顧用他。你最好顧用這個又強壯又忠實的人。」 他說:「我必定以我的這兩個女兒中的一個嫁給你,但你必須替我做八年工。如果你做滿十年,那是你自願的,我不願苛求於你。如果真主意欲,你將發現我是一個善人。」 他說:「這是我與你所訂的合同,我無論做滿那一個期限對於我都不可有過份的要求。真主是監察我們的約言的。」當穆薩已做滿期限,而帶著他的家屬旅行的時候,他看見那座山的這邊有一處火光,他對他的家屬說:「你們等待一下,我確已看見一處火光,也許我從火光的那裡帶一個消息來給你們,或帶一個火把來給你們烤火。」他已來到那個火光的附近,山谷的右岸上,有叢林的吉祥處,發出呼聲說:「穆薩啊!我確是真主——全世界的主,你拋下你的手杖吧。」他看見那條手杖蜿蜒如蛇,就轉臉退避,不敢轉回去。「穆薩,你走向前來,不要畏懼,你確是安全的,你把你的手插入懷中,它將白亮亮地抽出來,卻無惡疾。你為恐怖而把你的手縮回去吧。這兩件是你的主所降示法老和他的臣僕們的証據,他們確是放蕩的民眾。」他說:「我的主啊!我確已殺過他們中的一個人,所以我怕他們殺我。我的哥哥哈倫,口才比我好,求你派他同我去,做我的助手,証實我的使命;我的確怕他們否認我。」 真主說:「我將以你的哥哥助你一臂之力,我要給你們倆一種權力,所以他們不能傷害你們倆。你們倆和順從你們倆的,將借我的蹟象而為勝利者。」當穆薩已帶著我的許多明顯的蹟象來到他們面前的時候,他們說:「這個只是捏造的魔術,我們沒有聽見在我們的祖先(的時代)有這件東西。」 穆薩說:「我的主知道誰帶來了從他那裡降臨的正道,誰得享受後世的善果。不義的人必定不會成功。」 法老說:「臣僕們啊!我不知道除我外還有別的神靈。哈曼啊!你應當替我燒磚,然後替我建築一座高樓,也許我得窺見穆薩的主宰。我的確猜想他是一個說謊者。」 他和他的軍隊,在國中妄自尊大,他們猜想自己不被召歸於我。我就懲治他和他的軍隊,把他們投入海中。你看看不義者的結局是怎樣的。 我以他們為召人於火獄的罪魁,復活日,他們將不獲援助。 在今世我使詛罵追隨他們;復活日,他們的面目將變成醜惡的。在毀滅遠古的各世代之後,我確已把經典賞賜穆薩,以作世人的明証、向導和恩惠,以便他們記念。當我以我的命令啟示穆薩的時候,你沒有在西山邊,也沒有親眼看見。但我創造了許多世紀,那些世代曾經過漫長的歲月。你沒有居住在麥德彥人之間,對他們宣讀我的蹟象,但我是派遣使者的。 當我召喚(穆薩)的時候,你沒有在山邊,但這是從你的主降下的恩惠,以便你警告在你之前沒有任何警告者曾降臨他們的那些民眾,以便他們記念。


山洞
(18:60-82)
當時,穆薩對他的僮僕說:「我將不停步,直到我到達兩海相交處,或繼續旅行若干年。」 當他倆到達兩海相交接處的時候,忘記了他倆的魚,那尾魚便入海悠然而去。當他倆走過去的時候,他對他的僮僕說:「拿早飯來吃!我們確實疲倦了。」他說:「你告訴我吧,當我們到達那座磐石下休息的時候,(我究竟是怎樣的呢?)我確已忘記了那尾魚——只因惡魔我才忘記了告訴你,——那尾魚已入海而去,那真是怪事!」 他說:「這正是我們所尋求的。」他倆就依來時的足蹟轉身回去。 他倆發現我的一個僕人,我已把從我這裡發出的恩惠賞賜他,我已把從我這裡發出的知識傳授他。穆薩對他說:「我要追隨你,希望你把你所學得的正道傳授我。好嗎?」 他說:「你不能耐心地和我在一起。 你沒有徹底認識的事情你怎麼能忍受呢?」 穆薩說:「如果真主意欲,你將發現我是堅忍的,不會違抗你的任何命令。」 他說:「如果你追隨我,那末,(遇事)不要問我甚麼道理,等我自己講給你聽。」他倆就同行,到了乘船的時候,他把船鑿了一個洞,穆薩說:「你把船鑿了一個洞,要想使船裡的人淹死嗎?你確已做了一件悖謬的事!」 他說:「我沒有對你說過嗎?你不能耐心和我在一起。」 穆薩說:「剛才我忘了你的囑咐,請你不要責備我,不要以我所大難的事責備我!」 他倆又同行,後來遇見了一個兒童,他就把那個兒童殺了,穆薩說:「你怎麼枉殺無辜的人呢?你確已做了一件凶惡的事了!」他說:「難道我沒有對你說過嗎?你不能耐心地和我在一起。」穆薩說:「此後,如果我再問你甚麼道理,你就可以不許我再追隨你,你對於我,總算仁至義盡了。」他倆又同行,來到了一個城市,就向城裡居民求食,他們不肯款待。後來他倆在城裡發現一堵牆快要倒塌了,他就把那堵牆修理好了,穆薩說:「如果你意欲,你必為這件工作而索取工錢。」他說:「我和你從此作別了。你所不能忍受的那些事,我將告訴你其中的道理。至於那隻船,則是在海裡工作的幾個窮人的,我要使船有缺陷,是因為他們的前面有一個國王,要強徵一切船隻。 至於那個兒童,則他的父母都是信道者,我們怕他以悖逆和不信強加於他的父母,所以我們要他倆的主另賞賜他倆一個更純潔、更孝敬的兒子。至於那堵牆,則是城中兩個孤兒的;牆下有他倆的財寶。他倆的父親,原是善良的。你的主要他倆成年後,取出他倆的財寶,這是屬於你的主的恩惠,我沒有隨著我的私意做這件事。這是你所不能忍受的事情的道理。」